位置:主页 > 锂离子电池 >
北京一养老院因欠费被多次停电、暖 200多位老人陷困境
发布日期:2021-11-25 09:2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天要停电,明天要停暖,催缴通知直接送到我们房间里,这段时间过得心慌。”“今后几年的钱都预交了,平均每名交了10几万元养老钱。走吧,养老院没钱退;留吧,又不知道还能耗多久。”……最近,住在朝阳区江南文化创意园内九如园养老院的老人反映,养老院资金链断裂,老人正常生活深受影响。接到反映后,本端记者随即展开调查。

  在朝阳区东南四环外,坐落着江南文化创意产业园,园区内建有20余栋楼房,其中,北京尚善九如园养老院租用了21号、22号两栋三层小楼。11月17日,养老院200余位老人联名向小红门乡政府、朝阳区民政局等部门及社会发出紧急求助信,呼吁相关部门介入,督促养老院解决老人遇到的生活难题。

  老人在求助信中反映,他们住在养老院里随时面临停电、停暖、停伙食等困难。已经有36名老人离开了养老院,但无法获得退费。

  老人们说,他们被九如园养老院工作人员告知,养老院面临资金困难,一个主要原因是拿不到小红门乡政府的“盖章”,没有盖章便无法证明养老院租用的住所合法;住所不合法则导致养老院无法在民政部门备案;没有备案,就享受不到政府有关养老政策补贴及相关减免。此外,养老院的两栋3层楼经过层层转租,房租、水电以及供暖费用较高,还有来自大房东、二房东、三房东的停水、停电、停暖威胁,加上食堂租用的大楼因涉及违建被拆,无法制作营养餐,大家只能吃外卖。

  “养老院说他们没钱了,文化园的人直接敲门给我们送催缴通知……”老人们反映,他们曾致电很多部门,但都称没法介入,他们现在就盼着相关部门能实地调查养老院情况,督促并启动整治措施,救助200余位老人脱离困境。

  11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江南文化创意园,找到九如园养老院租用的21号、22号两栋三层板楼。在21号楼东南侧,是一片用绿网苫盖的空地,据说该处就是老人之前就餐的食堂,刚被拆除不久。只见被拆下来的冰箱、橱柜、抽油烟机等餐饮用具就堆放在22号楼北侧黑色铁栅栏内,外面罩着蓝色塑料布。几位老人告诉记者,这已是食堂第二次被拆了。“说是违建,养老院说损失了上百万元。”

  上至21号楼二层,进入一位老人房中,该位老人正坐在桌前就餐,记者看到餐盘内盛放着青菜炒豆芽、冬瓜香菇、土豆片,菜量很小,餐盘一角放着几个小馒头。“饭菜感觉还可以吗?”记者问。“今天算是最好的了。”他说,之前养老院做饭用的是适合老人胃口的营养食谱,现在订的外卖怎么吃都感觉不对胃口。

  一听说记者来了,几位老人专门从别的房间赶来,告诉记者园方已将催缴通知送进了他们的房间。一位老人将其收到的“停暖通知”交给记者。上面显示:“经单位多次沟通,考虑到养老院的特殊情况,故同意先供暖,后收费,且同意养老院按照每周支付供暖费。但是,因养老院明确拒绝支付供暖费,且两栋楼占据单位经营面积的三分之一,单位已无力垫付。故要求养老院办理缴费手续,如不配合,则将停止供暖。”

  通知下方署名为江南文化创意园综合办,公章显示为“北京航欧置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老人们面临的困境是怎么造成的?在22号楼一层一间办公室内,养老院负责人李剑告诉记者,“养老院资金缺口太大,我房子、车也都卖了,拿不到备案,股东不注资。我也不知道养老院和老人们能耗多久。”

  李剑认为,养老院陷入资金困难的关键原因是开办近3年来一直未能获民政部门备案,不备案就无法申请政府补贴及相关税费减免。问及不能备案的原因,李剑称是小红门乡政府不给其“住所证明”盖章。“民政部门说,只要盖章就能申请,可养老院的‘住所证明’就缺这个章,证明养老院设在这个地方,这也是实际情况。自从营业至今,我们一直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和办法获取小红门乡政府盖章,可乡政府说‘绿隔’政策已取消,没法给盖章。”

  李剑进一步解释,此前养老院办理营业执照时,小红门乡政府是给盖了公章的。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住所证明”复印件,记者看到上面“产权人证明”一栏加盖有小红门乡经济联合社公章,下一栏“房屋使用用途”为“商业”,栏内加盖有小红门乡政府公章。“只让你起飞,不让你落地。如果当时不给盖这个章,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租房办养老院。”他说。

  记者了解到,2019年12月24日,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及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出《关于优化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和医养结合机构审批登记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市场监管部门与民政部门根据各自职责完成备案企业的数据推送、接收、认领、确认、反馈、公示等工作。企业在取得市场监管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后,即可开展经营活动。养老服务机构完成备案登记的,可以申请安装“北京市社会福利综合管理平台”,作为享受运营补贴等政府补助资金的依据。

  另外,北京市民政局《关于进一步做好养老机构运营补贴工作的通知》显示,2019年1月1日后新设立的养老机构,应在市场监管部门或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并在民政部门依法备案后,方可申请运营补贴。李剑算了一笔账,对于一般生活自理老人而言,按照相关规定,一张床位每月基础费用为5500元,养老院可领1000元补贴;对于失能老人而言,会视其自理能力划分为一至五级,养老院收费高,相应补贴也从1800元至5800元,如养老院能在民政部门备案,保守算每年可获300余万元补贴。

  记者了解到,九如园资金问题自今年7月已开始出现。李剑称,最初是自己借钱注入,后来找亲友借,再后来卖房、卖车,可投资方见3年等不来备案,不再有信心注入资金,其本人也山穷水尽,无钱可赔。

  养老院向老人及家属出具了一份《北京尚善九如园养老服务公司情况说明》,该份说明显示,自2019年5月装修改造完成后运营至今年10月31日,养老院共销售预付费卡389张,总金额2716万元,经营亏损5000万元,其中仅支付房租已达2801.477万元。

  多名老人表示,他们每人预付的养老费就达10余万元,另外还有每人2万元至5万元不等的医疗保证金。“这些钱养老院已全部花完。假如老人要求离开退费,养老院则需支付1900余万元,可目前养老院已赔无可赔。”李剑说。

  按照小红门乡政府给养老院的解释,无法为“住所证明”盖章的原因是“绿隔”政策已取消,“绿隔”政策具体内容是什么?又于何时取消?

  据多方反馈信息整理,记者了解到,2019年和2020年,北京出台有关绿化隔离区建设相关政策,并推出与此相配套的优惠政策。江南文化创意园项目获立项,报批为小红门乡政府绿色隔离产业项目。有关“绿隔”政策何时取消的,没有相关部门予以明确回答。

  小红门乡政府一负责人告诉记者,借助“绿隔”政策,该块土地先是由小红门乡政府交于北京江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进行开发,而北京江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则将项目直接交于北京航欧置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建设完成后,租赁给北京江南风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而九如园养老院租赁到的21号、22号两栋三层板楼,已历经3次转租。

  如何解决200余位老人面临的困境?记者先后同园区、小红门乡政府及朝阳区民政局、朝阳区政府等相关部门进行联系,但其他各方均让记者向小红门乡政府询问。

  11月19日下午,小红门乡政府一负责人告诉记者,乡政府已召集多家部门开会协调,要求园区不能再对养老院拉闸断电,“也不许园区停止供暖,老人不用再担心停水停电停暖问题。”

  针对问题的最终解决,该负责人表示,乡政府已将问题解决交由北京江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处理。随后,记者同北京江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取得联系,负责人于全表示,其已令北京航欧置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及北京江南风韵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不得拉闸停电停水,也不得采用停暖等过激手段解决问题。

  “其他事情,园方同养老院通过诉讼解决。”针对200余位老人的困境,于全承诺,公司会派律师团队帮助老人维护合法权益。上海仁济医院男科考虑上门服务解决男性病问题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